“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头部突然传来了阵阵疼痛,一个个陌生而又熟悉的画面掺杂在脑子里,头部的剧痛使我跪倒在了地上,刺激着我发出阵阵痛苦的惨叫声。

  “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没关系的.......主人...乖....”

  有人,在叫我.........那是——————

  “.....星娅会....一直陪在主人身边的....”

  .........

  .................

  “......星娅,真的是你吗?!”

  “......主、主人......很痒的说......”

  原本因头痛而跪倒在地上的我,被星娅从身后抱住了脑袋,不知怎么的头疼渐渐的得到了缓和直至消失,好不容易缓和过来的我某种意义上像个变态一样的在星娅身上抚摸着,确认她的存在。

  能够用肉体直接触碰到,也还有着体温,她就这样确确实实地站在我的面前。

  “......真、真的好痒......”

  “啊、抱、抱歉......”

  时隔一个多星期的重新相聚让我的情绪有些失控了,因此才会如此失态,更何况还是在之前才刚刚看到了星娅的「尸骨」的前提下。嗯,对就是这样,不管别人信不信,至少我信了。

  “....主人....这个给你.....走廊上捡到的.....”

  我接过星娅递过来的东西,一看发现这不是我的手机么?看样子是在一个星期前就掉了啊......话说居然还有电这手机还真是神了。

  但实际上我现在根本顾不上手机的事。

  “这个之后在说也不迟。星娅,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山洞里的那具穿着星娅的衣服的尸体看样子就是假货了,毕竟真正的星娅就站在我的面前,这是无可异议的,但我现在仍然还有不少的疑问,想要问这个失踪了一个多星期,又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少女。

  “....听到....主人的声音后......放心不下......就出来了......”

  u#更^{新最*快Wr上酷\匠%‘网:

  星娅如此陈恳的回答,却让我更加有点摸不着头脑了。听到我的声音?然后就出来了?从哪里啊喂?

  “额....我不是指这个,我想知道是更加具————”

  诶等等,星娅说她听我的声音后才出来的,那么说明一定是在附近才能听得到......我的手机就算一直处于极限待机模式也不可能经过一个多星期都还有电,而现在手机里还有将近50%以上的电量......

  综合以上线索,总感觉好像明白了什么一样的我不再继续追问星娅,而是拿起了手机,拨打了一个星期未见的另一个人的电话号码。

  “........”

  能够听到周围响起了手机铃声的声音,不过很快便消失了,我这边的电话也接通了。

  “喂,请问哥哥有什么事吗?”

  “啊没什么,只不过我刚才看到了你的尸体来着。”

  电话里传来了某个丫头很有精神的话语,明明是时隔一个星期没有听到的声音,我却没有半点欣喜的感觉。

  “嗯~~那很正常吧,毕竟我已经死了啊。”

  “哦是这样啊,话说回来雪婷、欧阳云梓、欧阳云建。吴雅婷他们的尸体也都在这里,你们一起死的?”

  “嗯,是啊。”

  卧槽这丫头还真敢这么说啊喂!!

  “那就到这里吧哥哥,我得挂电话了,阴间的电话费很贵的呐~~”

  “哦,好吧就到这里了.........你个头啊——————!?!!?!?”

  顺着从电话以外的地方发出的声音,我终于找到了声音的发源处,仔细一看才发现那块石头上的有一条裂缝显得有些不自然,随后我一脚踹了上去,那块「石头」就这么空了个大洞,里面的十几个人也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啊,暴露了。”

  “美樱你这才注意到吗!!早就暴露了!!”

  说真的看到美好无损的坐在桌子前,手里拿着手机的美樱,我真的有种现场摔手机的冲动,但我终究没有狠下心来摔手机,而是满脸怨恨的看着美樱。

  “哥哥,别这么看着我,这次的计划不是我想出来的,主谋在那边。”

  “诶?诶诶?我就这么被卖了吗!?”

  被我盯着的美樱极力地摇了摇头,一边说着一边指向了坐在另一边,一直躲在欧阳云建身后不敢露脸的人,看来她就是美樱口中的「主谋」了。

  “呀、呀~~~雪天,好久不见了呢,感觉在岛上过得还愉快吗?”

  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的「主谋」从欧阳云建身后走了出来,苦笑着端着一盘切好了的西瓜弯着腰朝我走来。

  “来、吃点西瓜消消暑......”

  看着眼前呈上来的西瓜,回想起这一个星期以来的经历,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我在这一个星期里一边担心着这群人的安危,一边为了生存下来而努力的蒸水,捕鱼,捡柴,烧火,度过了最艰难的一个星期。

  而我担心着的这群家伙呢?在这么隐蔽的一个阴凉的地下室里打牌的打牌玩手机的玩手机,跟我在外面的处境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但即使是心情无法平静,我也明白现在应该干些什么,口渴难耐,身上的汗水也一直在不断的往外冒,而如今清甜可口的西瓜盛了上来,我要做的当然只有一件事。

  那就是拿起西瓜————

  “吃你妹啊——————!!!!”

  狠狠地砸向欧阳云梓的脑袋!!!

  “啊呜————”

  可恶,居然特么玩失踪?!这样也就算了,居然还故意搞一大堆高仿的尸体摆在那里让我发现,神特么的开始装死了是吧卧槽!

  “原谅我挚友!我、我真的知道错了!!原谅我!!!”

  体验到了我的怒火的欧阳云梓,立即从地上爬起来跑到我的面前跪坐了下来,还在不断的磕头求饶。看了看如此不堪入目的欧阳云梓,又看了看地下室里其他人一幅幅苦笑的面容,我决定——————

  “你咋不上天呢!?!”

  怀着慈悲为怀赶尽杀绝的伟大毛XX理念,在特么扔一个西瓜过去!!啊不,是两个!!

  “所以说.....请原谅我......额。”

  被连续爆头的欧阳云梓瘫倒在地上,发出了最后的遗言,一个「额」字!嘴里便吐出了一个白色的灵魂飘向了空中。

  唉呀妈呀某种意义上还真是上天了这.....不过这是她自找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