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持巨镰,身着奇异服装,身份暂定为死神的少女,就这样消失在了夜晚黑暗的走廊之中,我也得以从那种强大的魄力下脱离出来,背上的冷汗直流,因为她在临走之前......对我下达了「死亡宣判」

  七个月内我会死在她手上。

  她的意思是这样的,但其实让我更为吃惊的是..........那货居然走之前还不忘骂我一句变态,这是有多大仇?我到底对她做了什么让她对我这么反感啊........

  回到房间的我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其主要原因是————我特么终于拜托那个罗里吧嗦的老太婆了!!至于那个「死神」对我下达的所谓「死亡宣判」说实话我并不是很在意。

  如果我的设想正确的话,她应该只是在开玩笑罢了,前提是若是她真的有这个心的话。

  再加上房间里这股令我感到有些厌烦的味道,更是让我无法安眠。

  这种淡淡的花烧焦了的味道源自返魂香,这一点已经可以肯定了,原本这种香还具有一定的催眠效果,但在经历了昨晚和今晚发生的事情后我却开始厌恶起这股味道来,于是我决定像前天一样到海边散散步,来放松一下心情。

  只是这一次,只有我一个人。

  ..........

  .................

  ...........................

  明明只是出来散散步,可刚走出房子,就碰到了相当不得了的事情。

  “是,我现在就到您那去。”

  那是一个动作十分慎密的男人的身影,穿梭在房屋的周围,行径看起来十分的可疑。一开始将他当做小偷的我为了以防万一跟踪了这个男人,借助夜色和周围灌木的掩护,我都没有被他发现。

  他的手上貌似拿着对讲机一样的东西,听起来是在跟什么人讲话。

  可经过一番跟踪,我却发现他只是在围着这栋整座岛上唯一的房子转圈圈罢了,期间还时不时的对周围进行观察,看样子是在确认周围有没有异样。

  咔擦

  “......(糟糕!)”

  跟了他好几圈的我因为大意而不小心踩断了地上的一根树枝,即使立刻就抬起了脚,但依然发出了清脆的响声,这无疑引起了那个男人的注意。

  他发现这边有动静,便慢慢的走过来想要查看一下状况,可我恰好因为躲在一块残破的墙体后根本没法逃脱,只能听着他一步步逼近的脚步声。

  怎么办....会是歹徒么.......那么只好拼了!!

  “........”

  躲在墙体背后的我绷紧了全身的肌肉,准备趁他过来的时候给他一个措手不及,在不知道对方是否携带武器的情况下,这恐怕是最佳也是唯一的对策了吧。

  就这样,我躲在墙体背后,一边仔细听着他的脚步声,只要他一过来我就大吼一声:德玛西亚啊呸,就上去扑倒他!!

  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最后——————居然停了下来。

  是在试探我么.......我没有立刻探出头来侦查,而是继续躲在墙体后面待命。不久后,脚步声再次响起,只不过这次的声音在越变越小。

  这意味着那家伙走开了。

  小心翼翼地探出头的我刚好看到了那个男人的身影,他正蹲在地上,同时我还听到了钥匙串的声音,估计是在用钥匙打开什么。

  果不其然,很快的那边又传来了铁片摩擦的声音,在最后一声巨响后,一切又回到了夜晚的平静。那个男人不见了。

  我立刻从墙体后走出来,来到了之前那个男人所在的位置,经过了一番仔细的搜索我找到了那个男人消失的原因。

  这里有条密道,上面还有不少的泥土,看样子平时一直都用泥土覆盖在上面来隐蔽。而密道上有一个独特的盖子,打开后可以看到里面是一个钥匙口。

  $酷LK匠3网z正f版Q首发a#

  对这个钥匙口完全没有办法的我,在原地捣鼓来捣鼓去也没有办法动它分毫,虽然有些不甘,但我还是不得不选择放弃,而这时身后传来了一个冰冷的声音。

  “变态.....”

  随后一道杀气传来,回头一看,一个手持镰刀的少女正站在我的身后,她的镰刀高高举过头顶,她的目标分明就是我————的头颅。

  “!!!”

  明明在几十分钟前,死神便向我下达了「死亡宣判」,在七个月内我的生命会被她夺走,而谁知就在今天晚上,这个宣判的结果便来到了我的面前。

  我闭上了双眼,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

  .............

  ....................

  短短几秒钟过去了,可这短短的几秒钟对我来说却像是过了好几个小时一样的漫长。

  身体......貌似还有知觉.......头也还好好的安在身上,周围都黑漆漆的,莫非这就是所谓的天堂么......还真有点暗啊,谁开个灯好不。

  “原来你在啊变态。”

  面前伫立着一个手持镰刀的少女,她的存在意味着,这里绝不是天堂,因为天堂怎么可能有死神。这里要么是地狱,要么.......就是现世。

  “我当然在啊!话说我一直都在这里啊!还有你是在装傻是吧!你之前都还喊了我一声的不是吗!?”

  为自己还活着的事实而感到欣喜,同时也为刚才发生的事情而感到愤慨,于是我的口气很蛮横。

  “哦,终于肯承认自己是变态的事实了么。”

  而我如此蛮横的态度对她却一点作用都没有,她的语气依然是那么的冰冷,并且充满着魄力。

  被她说的无言以对的我转头一看,发现了原来那个密道口位置,现在已经被巨镰破开了一个打洞,密道的门就这么被强行破开了。

  “你想......做什么?”

  “.....与你无关。”

  看样子她似乎也有进入这个密道的打算,不然也不会强行破开密道入口,但她却并没有回答我她的目的是什么。

  接着她收起了手中的镰刀,一个人准备走进密道,在此之前我抓住了她的肩膀。

  “放开你的脏手,你个变态!!摸完别人的身体后又想来一次吗!!或者是现在就死在这吗!?”

  啊咧————她的反应异常的过激诶,话说「摸完别人的身体」是什么鬼?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些什么啊。不过见到她紫色的眼瞳突然变为发亮着的血红色,我也立即很识趣的松开了右手。

  “鳕夜小姐?......你究竟打算干嘛?”

  “.....算了.....告诉你好了。”

  见我松开了手,鳕夜充满杀意的红色眼睛也终于变回了原本紫色的瞳色,她深深地叹了口气。

  “我来这里的目的是————回收返魂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