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感觉好像听到了某企鹅厚颜无耻的宣传标语.....是我的错觉么.....而且我还梦见了一只手拿土豪金的红衣企鹅在面前炫耀,明明正打算把它给烤了来着.......

缓缓地睁开眼睛却看到了熟悉的天花板,这是在我的房间里。

“果然还是很烫啊........”

摸了摸额头,感觉温度大概还在四十度以上吧,不知为何还有些水汽,同时头也比之前更疼了,眼前的物体也有些虚幻缥缈的感觉,感觉整个脑袋都要烧坏了。

“或许我真的该去医院买点感冒药才行.......”

“本来应该这样啊哥哥,总算注意到了吗?”

本以为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的我,躺在床上自言自语着,而事实上似乎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转头一看可以看到刚才那声音的源头,一旁坐在椅子上的美樱。她的旁边还有一把椅子上摆着一盆凉水,而美樱的手上拿着一条刚扭干的毛巾。

“是啊.......”

“明明发烧到四十多度都还在逞强,该说是太有哥哥平常的风范呢还是该怎么说呢......”

“......对不起......你哥我就是个爱逞强的家伙啊。”

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美樱将刚刚才扭干的冷毛巾放到了我的额头上,在冰凉的毛巾接触到额头的瞬间,感觉比之前要好受多了。

“...........”

“...........”

感觉头晕脑胀的我没有打算主动开口的意思,美樱坐在一旁也只是在单纯的看着我,时不时摸一下我额头上的毛巾,试探一下温度。整个房间里沉浸着意料之中的安宁。

“美樱,你该不会是.......”

“我和雪婷,还有星娅妹妹是轮流值班的,我也才刚换班。”

“哦......”

明明我连后半句都没有说出口,美樱就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一样,赶在我说完之前给予了我回答,但与此同时也结束了话题。

“哥哥,感觉身体怎么样了?”

“啊,好多了........大概吧......”

美樱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露出了非常难过的表情,即使只出现了一瞬间,在那一瞬间我也还是看到了那副自懂事以来美樱从来不会展露出的表情。

或许又会被说成是逞强吧,但不想看到美樱因此担心的表情,所以我极力装作没事的样子,但即使如此我表现出来的状态在别人看来也不像是没事的样子吧。

“别太逞强了......”

“我、我说真的,要是有药的话马上就会好了。”

被美樱毫不留情的揭穿的我,有些慌张了起来,说话也变得有些紧张。但最后说的那句话确实是真的,若是有退烧药的话,这种程度的感冒只要睡一觉,明天百分百又能恢复的像平常一样。

但怎么可能——————

“给,退烧药。”

“美、美樱,你什么时候去买的??”

家里已经没有退烧药了,这一点在一开始就知道了,而要知道离这里最近的医药店也有将近一公里左右的路程,很难相信美樱会在这黑灯瞎火的半夜里出去买药。

“唉......哥哥你以为你昏睡了多久?”

“可、可是美樱你————”

更何况听声音来看,外面的暴雨似乎还没有停的样子,时不时的也有闪电和雷声交纵,害怕打雷的美樱居然会.........

“好啦有什么话之后在说,先吃药吧哥哥。”

“.......啊,谢谢.....”

看样子美樱现在似乎并不打算回答我的问题,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扶着我从床上坐起来,靠在床头,送来了似乎早就准备在那里了的药丸,又端来了盛着药的碗。

摸着碗感觉里面的药并不是很烫,应该算是温温的很适宜的温度吧,结果我也就没怎么注意碗中药物的颜色和气味,准备这么一口气喝下去。

“........唔!?哦呜?!?”

什么啊这股苦味!这药、这药是什么玩意!?

“唔啊......这、这药是......”

“中药,话说哥哥你喝的太急了。”

“为、为什么要买中药?”

退烧药的话买点西药效果还不是一样的,当然不是看不起中药啦,只不过心想着如果是那样的话实际上会好受的多吧,无论是口感还是味道之类的各种意义上......

“因为反正,哥哥你还不是抱着【只要吃了药再睡一天明天就好了】之类的想法,为了完成哥哥的心愿我就只好买中药咯。”

Oh My God!果然是又在不经意间被读心了么.....话说也是,发烧到四十度,只要吃了退烧药再睡一天就能好之类的好事怎么可能会发生,至少那种事情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就是了。

忍受着中药苦涩的味道,我将碗中的中药一口气喝了下去,同时也吃掉了美樱准备的药丸,在美樱的帮助下,躺回了床上。

  √O看%I正版c4章p》节{-上酷匠W网br

“哥哥,答应我,不要在这样了好吗......”

“怎么了?”

美樱将碗具收拾到了一边,服用完药正打算继续休息的我,在闭上眼睛后不久,再一次听到了美樱有些无力的声音。

“哥哥总是这么乱来,无论是那个时候也好......现在也好.....雅婷的事情也好,云梓的事情也好.....”

啊........说这方面的事情啊,或许是在说我为人处事的方式有点问题吧,以前也不止一个人这么跟我说过,但或许是因为愚钝的缘故,一直以来我还是无法理解他们所说的【乱来】究竟是指什么。

是指我情急之下的应对方式?还是指我对人的态度?这些我都无法知晓。

“可惜你哥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啊。”

但我相信,我不会为我所做的任何决定而后悔,这就足够了。

“哥哥你还......记得那一年的事情吗?”

“.......哪件事?”

“那是我最后一次因感冒而病的起不了床的时候哦。”

听美樱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美樱所说的【那件事】究竟是指什么,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要是美樱不提说不定我都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吧,也真亏美樱能记得那么小的时候的事情。

“说起来还真不可思议啊,那个时候跟现在是完全相反的来着。”

“......是呢,话说那个时候的哥哥就开始那么乱来了。”

那同样也是跟今晚一样的,雷雨交加的夜晚,害怕雷电的美樱得了重感冒,而当时还没找到稳定工作的葵姐自然是还在外面打临时工,当时是我强行拉着诊所里的医生来给美樱看病的。后来还被葵姐说教了一番,说起来当时确实也给那个医生添了不少的麻烦。

“这么说你还不是一样。”

“我、我又怎么了,哥哥,这一点你得好好解释——”

“总之谢谢你送来的药了,救了我一命啊。”

说不定是说的有些过分了吧,美樱有点想要反驳的意思,但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我一手搭在她脸上的举动打断。

“你也成长了不少啊,美樱。”

“........嗯。”

突然被摸脸了的美樱并没有太多感觉到突兀的反应,反应在她脸上的更多是真挚的幸福感。

“那就到这里吧,我有些累了。”

“嗯,祝你做个好梦,哥哥。”

“哦对了,别老惦记着我,你们三个也记得早点休息。”

因为我一个人把她们三个的身体都给拖垮了可不行。再怎么说我心里也过不去。

“嗯!明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