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天哥在这里干些什么呢?】

【天哥,我找到了个很棒~~~的店,一起去呗!】

【天哥,你为什么每天翘课就只为了来天台这种无聊的地方啊,这所学院可是有其他值得冒险的地方哦!】

【一整天只知道睡觉的话,身体会废掉的啊,天哥。】

【我说为什么天哥你怎么总是不理我啊?!】

“因为你很啰嗦啊........”

因为高烧而晕厥的我,不但是做了一个相当长的梦,而且似乎还有点分不清梦和现实了,不知不觉都去回答梦里的他所说的话了。

说起来也真是可笑,明明他还在的时候,我都没说出口过。话说回来最近是怎么了,总是不自觉的想起那家伙的事情,明明都过去一年多了。

“晓云龙.......是你在诅咒我么.....”

躺在床上的我感觉身体状况好多了,便想着差不多也该起来了,谁知道才刚从床上坐起来,一阵头痛便再次袭击的大脑。偏偏在这时候,房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好在最后我还是赶在们被打开前躲回了被子里,并且微微睁开眼来窥视,发现这时进来的是手里端着大碗的银发少女。只见她轻轻的朝着床这边走来,见我还在睡觉,便将碗放在了一旁的矮桌上,摇了摇我的身体。

  ;\酷UT匠|网N¤永1久%免“%费看l小JM说《

“.....主人.....醒醒......该吃.....晚饭了......”

话说回来我到底睡了多久........

“啊,明白......”

反正原本就在装睡,星娅呈上来的晚饭自然更是没有理由拒绝,面有些勉强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尽管明知道那个晚饭很有可能没有什么味道,而且因为高烧的缘故我压根就没有胃口。

接着星娅打开了碗上的盖子,忽然便有扑鼻的香气扑来,看样子是粥的样子,看起来还真有点让人食欲大增的感觉,就连原本没什么胃口的我都想尝一尝了。

.......啊咧.......?

当我伸手去拿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拿到,转过头来一看,发现星娅的手里正拿着一个勺子,摆在我的面前,并且还故意将盛着粥的碗放在了我够不着的地方,简直就像是........

“啊————”

“那个......星娅小姐?”

“.....主人.....请张嘴....的说.....”

果然是抱着这样的打算么她这丫头......

“好好好我明白了。”

反正正在感冒发烧的我也没什么力气去挣扎,也没心思去顾及什么脸面问题了,就这样放心的张开了嘴,星娅见到我如此配合,也将勺子伸进了我的嘴里。

下一秒温暖又美味的米粥送入了嘴中,慢慢的在嘴里扩散,赋予原本因感冒而难受的我温暖,瞬间一股让人放心的感觉融化在了舌尖.......

本来我以为一定会是这样的啊!?!?

“好烫!?”

这碗粥确实很【温暖】,但是可能有点【温暖】过头了,已经变成了烫人的程度了。而突然被烫到舌头的我感觉整个嘴巴都快没有知觉了,即使如此我还是将那一口粥给咽了下去。

“.....主人....怎么了?”

在这之前她没试过那玩意儿有多烫吗.......

“星娅啊,我觉得拿碗粥要是再凉一点可能会更好吃点.......”

不如说要是不凉一点的话根本就无法下咽啊!?我是希望星娅能理解我的意思,而星娅见我这么说后,也点了点头,放下了手中的勺子,带着刚才拿碗粥走出了房间。

被那一烫反而变得更加清醒的我摸了摸自己还在发烫的额头,感觉已经比一开始要好多了,便抱着继续休息的念头再次躺回了床上,当然因为被子已经完全被汗水浸湿我自然是没有盖被子。

当然我也没有生气啦......比较心里也明白那丫头不是故意的,她只不过是有点缺乏常识而已。至少这次的稀粥还有那么点味道已经让我很欣慰了。

晚饭什么的果然还是免了吧.........

.........

..............

.....................

继续躺在床上的我,在大概几分钟后,再一次听到了门被打开的声音,几秒钟后又感觉到了被人死死的盯着的感觉,察觉到了这种感觉的我却并没有立刻睁开眼睛确认眼前的状况,而是继续躺在床上休息。

“.....嗯...咻.....”

接着传来了一阵略微有些可爱的喘息声,下一秒就感觉到了从腹部传来的压迫感,猛地睁开眼睛一看,发现一名年龄大概在七八岁左右,留着银白色长发的少女正压在自己的身上。

【她是我什么人?为什么会做出这样亲密的举动?】

也许是脑子真的发昏了,我居然在心里这样问了自己,不过我很快的便自己给出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她并不是什么跟我关系密不可分之类的人,说白了就是一个寄养在我们家的少女,和我的关系的话......大概就像是兄妹一样的感觉吧,纠正一下,是【姐弟】。但其本人却以【主人】来称呼我,同时也自称是【女仆】,总之算是一个很乖又很怪的人。

至于她为什么会做出这样亲密的举动.......我想也就只有她自己知道,因为从我认识她开始,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我就没猜透过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星娅小姐?.......你又打算干诶诶诶诶————!?!”

因为又以前发生过这样的事情的经验,所以这次我没有像第一次那么慌张,而是相当心平气和的准备跟面前这位极度缺少常识的星娅小姐讲!道!理!来着,可却还是像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一样发出了不像样的声音。

这当然不是说我大惊小怪,而是因为这次的情况真的跟第一次完全不一样,应该说是给人的冲击力更大的那种感觉吧。

当然没有像是脱衣服或者是衤果身之类的如同套路般的情节出现,面前的少女有好好的穿着衣服,也看不出来有丝毫脱衣的打算。

“星娅小姐,我再问一次.....你打算干什么?”

好不容易让心情冷静下来,再一次向面前的少女提出了现在心中最大的疑问。

“.......嗯?”

怎么明明是我提出了问题,面前的少女却似乎比我更搞不懂一样的歪了歪脑袋,其实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吐槽的地方,更引人注目的是全身都有好好穿好衣服的她,手上拿着一根不知道是从哪里拿来的大——————

葱。

“让我猜一下,你是不是从雪婷那里听说了只要把大葱塞进○花里,感冒就能好的治疗方法??”

少女就这样点了点头。

........果然是这样啊————————!!!

“....主人.......觉悟吧....”

做什么觉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