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后来回到家中的葵姐所说,当她回来的时候,便发现我和美樱拥抱在一起,见两人都双双睡着了,葵姐也就将美樱和我分别放回了各自的床上,那一个晚上就这样过去了。

之后每一次当美樱因为雷声而感到害怕的时候我虽然不会像第一次那样抱紧她,但都会陪在她的身边,据她所说这样就会又一种安全感,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已经渐渐习惯了这样。

可至今为止我都不知道,美樱害怕打雷的原因。

而现在,家里只有美樱,雪婷,还有星娅三个人,虽然我这样可能有点自恃过高,但说实话我很不放心,所以我才会不顾一切的在雨中奔跑。

在长时间的奔跑下,全身湿透的我,在雨水的浸打下已经变得气喘吁吁,但同时也在最短的时间内,以最快的速度赶了回来。

一打开家门,我便在家中寻找美樱的踪迹,可是在一楼却没有任何发现,拖着满身是水的身体,我走进了家门,在地板上留下了一滩滩的水迹,而在二楼我同样也没有看到美樱,又或者是其他人的身影。

而最后我才想到了那个地方————葵姐的房间。

轻轻地推开房门,发现不仅是美樱,就连雪婷和星娅都一起躺在上面,似乎是在睡觉的样子。明明才六点多来着。

不过看到美樱没有因为雷声而感到害怕,我悬着的心总算也是放松了下来,静悄悄地走上前去帮着她们三个盖上了一层薄薄的被单,而美樱却突然————

“哥哥.....美樱不会再.....感到害怕了哦......”

是在说梦话么........

“为什么呢?”

明明知道那只是梦话的我,却还是这样问出了口。

“因为有......哥哥在身边啊.......”

哼.......别在说梦话的时候都这么配合我啊,明明小的时候连跟我说句话都感到非常厌恶来着。

“.......美樱你也坚强了不少啊,跟那时候相比。”

我将手放到了她的脸颊上,开始抚慰起来,说起来我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这么做了呐,大概是因为觉得很丢脸吧。

“.......”

但现在并没有别人在,就连美樱她也还在熟睡着,所以即使我做这样的事情她也不会察觉到吧。

“那么…………哥哥......你愿意嫁给这样一个坚强的孩子吗?”

“.........”

嗯..........?

“..........”

“...............”

“你什么时候醒的?美樱。”

“嘿嘿,暴露了吗。”

果然不出我所料,美樱现在其实是清醒的,还故意装睡说出了那样不着边际的话,话说说出那样的话一下子就会被识破的好吧。

话说回来为毛是我【嫁】?!?

“还——不——快——说——”

见到这丫头又在逗我玩,虽然不是很生气但我还是用双手分别捏住了她的左右脸蛋,开始对她的脸进行攻击。

“我嗦,我嗦还布哼嘛!”

在美樱的求饶下,我放弃了继续攻击松开了双手,只见终于得以放松的美樱揉了揉刚才被进攻的脸蛋,开始向我坦白。

“才刚醒哦,一醒来就听到哥哥你做出一副平常都看不到的表情说什么【美樱你也坚强了不少啊】这样温柔的话,所以我才忍不住想要捉弄哥哥的嘛。”

“这样啊。”

我还以为在我进入房间的时候就醒了呢,那样就能说明美樱那个接我话的梦话了,话说回来按照美樱所说的话......那岂不是之前的都.......

“话说回来哥哥,你有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很凉?”

“诶?”

“话说突然被哥哥冰凉的手袭击的我才是受害者,我要申诉的说!”

听到美樱这么提醒我才注意到, 我身上湿透了,不仅是手,就连全身都是冰凉的,美樱就是因为那个才被突然弄醒的吧。

“你想申诉什么?”

“当然是对于哥哥身体的所属权————”

轰隆————!!!

突然,外面又想起了震耳欲聋的雷声,就连我都被这一阵突如其来的雷声给吓了一跳,而坐在床上的美樱她........

“唔.......”

正在颤抖着。

果然还是感到害怕么.......

  Z|酷}W匠网t}首$发、

“.........哥......哥?”

就像多年前的那次一样,我紧紧地抱住了美樱,也再一次的感觉到了美樱颤抖的身躯。一切都仿佛跟那个时候一样。

...........

........................

“冷静下来了吗?”

“嗯。”

逐渐不再感觉到美樱的颤抖我,我松开了力道。

“哥哥,衣服都全湿了啊。”

美樱这么一说我才发现我做了一件怎么样不计后果的事情,我明明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但还是直接抱住了美樱,着导致美樱的衣服直接因我而同样而被弄得湿了一大片。

“抱、抱歉.......”

“没关系的哥哥,比起这个哥哥你还是先去洗个澡的好哦,要是感冒了就不好了。”

话说回来我确实也不能一直穿着这么湿透的衣服,我听取了美樱的建议,安顿好了美樱后,打开了房门。

“真的没事了吗?”

“没事了哦哥哥,但是我还想再睡一会儿.......”

是么,或许是真的有些累了吧。

“那我等会儿做好了饭菜之后叫你们。”

“嗯,很期待哥哥做的饭菜哦。”

“劝你还是别抱太大的期望的好。”

丢下这句话后我关上了葵姐房间的房门。

这么说起来,大概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美樱才将那个前缀去掉,改口直接叫我【哥哥】的吧。不过谁知道当年那个整天躺在医院里,病弱的女孩子,如今会成长成这样一个爱恶作剧的丫头啊。

不过再怎么样,她也还是那个让我完全没办法生气的妹妹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