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经历了不少不必要的插曲,但白咲学院高三学生的毕业典礼还是在今天得以正式落幕。当然了,也包括榊凤学姐。榊凤学姐作为学生会长......准确来说现在是前学生会会长,是最后一个离开的。

  最后在学生风纪会活动室里,我们几个学生风纪会的自然是一个个的向榊凤学姐告别,嘛该哭的哭该伤感的伤感,我自然是在一旁站着看他们搞这些悲欢离合而已。

  可谁知最后还是被榊凤学姐强行来了个熊抱,当时真是尴尬死我了。

  而现在嘛..........

  “疼疼疼疼————!!!”

  今天是毕业典礼后的一个晴朗的星期六,我坐在家中的客厅里,而美樱正蹲在我面前帮我的右手做复健活动,然而我能感觉的到,她用的力气比以前大得多!

  “疼疼疼疼疼疼————美樱你轻点啊!?”

  之所以要拜托美樱帮我做复健运动,是因为我受伤的右手在前些日子拆了线,已经进入恢复期了,虽然手部肌肉神经受损,但还是有一点希望能尽量多恢复一点活动性的,所以需要一定的复健运动帮助恢复。

  但实际上我自己根本做不来所以还得麻烦一下家里人。

  “哥哥,有痛感就说明马上就要好了哦。”

  “这是什么鬼理论啊疼疼疼————!!!”

  我在客厅里不断的发出惨叫,被固定的右手手指也有些微弱的动了起来,可是右手的其他部位还是没有反应,被美樱牢牢的固定着。

  “哥哥,你该感到庆幸哦,光是有完全恢复的可能这一点就已经是奇迹了。”

  “话是这么说啊.......疼疼疼疼!求你轻点!!”

  「完全恢复的可能」并不是美樱逗我玩,也不是完全在瞎说,而是确有其事的事实。

  在毕业典礼那天的骚乱过后,我确确实实的记得在跟那个学长打斗的途中,我用右手接住了他朝我打下来的棍棒,虽然力度很弱但确实是接住了,可事实上在之后我依然还是无法活动这只右手,于是那天在离开白咲学院后,我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之前那家医院。

  ............

  ....................

  那时帮我做手术的叶鸿文医生看到我的到来,还以为我是来找他聊天的,连忙给我准备了茶水,但听到我说希望能再用精密一起检查一下右手后,表情再次变得严肃起来,最后带着我去医院的神经科做了检查。

  “......实、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受损的神经居然全部愈合了......”

  看到检查报告的叶鸿文发出了这样的感慨,他抓着我的手,非常激动的这样对我说。

  “霍雪天,恭喜你,你的手有完全恢复的可能。”

  &更●新!最快上S2酷/匠:0网

  这个消息让我有些受宠若惊,明明之前还完全无法动弹,被判定为彻底废掉了的右手,如今居然可以完全恢复,原本渐渐已经准备接受右手残废的我,如今感到心情无比的舒畅。

  我的手.......还能动。

  “我刚才已经通知了葵她们,让她们这段时间好好的照顾你。”

  “啊.....谢,谢谢了。”

  在我还在为之感慨的时候,叶鸿文他已经打电话通知了葵姐,但实际上我是不想让她们知道的来着......嘛,也不错。

  “放心吧,只要每天坚持做复健,不出一个月你的右手就可以像以前一样自如的活动了。”

  “嗯,谢谢了。”

  于是,今天的「诊断」也就到此结束,叶鸿文在接了个电话后也从办公桌边站了起来,看样子是还有什么别的急事要做,而在此之前,我从身后叫住了他。

  “叶鸿文叔.......”

  “叫我叶叔就好,以前不就是那么叫的嘛。”

  这样总算也有个顺口一点的称谓了吧,一直叫全名+叔叔感觉也怪怪的,就这样好了。

  “那叶叔,我还有一个问题,006号贵宾病房住的是什么人?”

  “.........”

  叶叔停下了脚步,沉默了.......直到最后我得到的回复也只是「病人的个人信息是保密的」这样的答复而已,虽然很在意最后叶叔说的「你还是不知道的好」,但看着叶叔急着去忙别的事情,我也就没好多问,就这样回到了家中。

  ...........

  ...............

  而现在就在像这样忍受着右手的疼痛不断的呻吟着。

  “太好了呐哥哥,右手能够完全恢复。”

  “啊,是啊。”

  也许就像美樱所说的那样,手臂传来的痛感也就是它即将痊愈的象征吧,现在这样说可能还有点为时过早,甚至有点立flag的感觉,但我现在还是想说

  “欢迎回来,我的右手啊疼疼疼疼疼疼!!!!!”

  ..............

  .........................

  ......................................

  那是发生在五月份,一位少年因右手受伤过度流血而进入病房静养的十几天后发生的一件谁也不知道的事情。

  这一天晚上,只有少年一个人的特殊病房的门,被静悄悄地打开,走进来的是一个高中生模样,穿着奇装异服,绑着双马尾的黑发少女。

  并没有人知道她的到来,无论医院的保安也好,还是外面正在值班的护士也好,他们都仿佛从未见到这名少女走过一般,继续严守着岗位。

  少女轻轻地关上房门,来到了少年的窗前,看着少年熟睡的脸庞,少女心中突然出现了一种想法,而在下一秒,她的手上出现了一把巨大的镰刀,眼瞳也散发着耀眼的血红色光芒,她将镰刀指向了躺在床上的少年。

  “........”

  可她却并没有下手,仅仅只是将镰刀这样指着躺在床上的少年,举在空中而已,过了一小段时间,随着她的一声叹气,她手上的镰刀又仿佛从来没出现过的消失了。

  而这一次,少女将手放在了少年缠满绷带的右手上。

  “死变态.......看在那孩子的份上,就帮你一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