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啊!!”

  很快的,在最后一拳的打击下,我决出了与学长之间的决斗,以我的胜利。正打算去帮欧阳云梓的忙,却听到了欧阳云建的怒吼,还没反应过来,体育馆的门却又突然被打开了,而从那里走进来的是.........

  “让我们来进行交涉吧,欧阳云建。”

  是叶栖那女人。叶栖很快便注意到了站在体育馆里的我,于是用那令我极为不爽的声线如此说到。

  “雪天?哼,你小子果然在啊。”

  但叶栖她却没有接着说下去,而是径直走到了欧阳云建的面前,表情相当认真的样子。

  “事到如今还出现,叶栖老师,你在打什么算盘?”

  明明都派人来「讨伐」他们了,事到如今又现身究竟有什么企图,欧阳云建肯定是这么想的吧。

  “没听见吗,我是来回应你所要求的交涉的,本来一开始就该这么做了,可我真的没想到你会把事情做到这种地步。”

  “.......”

  “没时间了,校方已经等的不耐烦了,再过不就,这里就要被强行突破了,他们只给了我十分钟的时间,若是没有任何信号的话,他们就会蜂拥而入,所以让我们确认一下吗欧阳云建,你那所谓的要求。”

  欧阳云建听到叶栖的话,有些艰难地站起来,正视着叶栖,正在跟曾贤久以及金彦满打斗的「幻魂」以及其他的「幻魂」们都纷纷停手,把注意力放在了那边,为了听得更清楚,我也跟着走了过去。

  “希望你能挽回你的义子——叶真久,他的名誉!”

  欧阳云建口中的叶真久,估计就是之前说的那个学生会会长的名字了吧,不过还真有点吃惊啊......那个叶栖居然会有义子什么的。

  “那个我办不到。”

  而叶栖却拒绝了欧阳云建提出的要求,虽然声音有些无力,但她还是这样拒绝了。

  “你只要将那起事件的真相,在毕业典礼上念出来就行了,那个人并没有错,他是为了保护真正闯下祸的,学生会的我们才背上了这样的污名,你一定利用广播,要在来宾和全校学生面前公开这件事。”

  “虽然对我来说,或许也曾希望过能够那样做,但我已经放弃了。呐欧阳云建,据说在当年因毒品而染上毒瘾的人之中,还有个有权有势的人的儿子,那是经过了学校和我儿子叶真久等人多方的努力,才全力压了下去,跟毒贩私了,并隐瞒了的事情。”

  这是我听叶栖第一次说出那么多话,而且明明是关系到她义子的事,事到如今她却还能如此冷静的对待,与其说她冷血无情,更多的应该是照顾大局的成熟吧。

  “到了今日今时,将真相曝光出来定会伤害到对方的名誉,事态可是会发展为再起争执的局面————”

  “所以我都说了,你只要这么做就行了啊!!一切结果由我们来承担就好!为什么你就是不明白?!难道说叶栖老师你,对你儿子的死,就没有一点悔恨吗!!”

  突然,欧阳云建打断了叶栖的话,开始放声大吼,就连周围的数位带着面具的「幻魂」,都为之一震。

  “这样以来,可是会让她的心意全白费掉,在冒渎死者的到底该是谁?将沉眠于地下的骸骨挖掘出来,将其曝露在阳光之下,想让他在众人面前丢尽脸面的该遭到天谴的人到底是谁?欧阳云建,若是你继续做下去那么那个人无疑就是你。”

  叶栖的话,让欧阳云建说不出来话来,别说是他了,就连我们其他人都只能站在一旁,能做到的只有静静的听着。

  “就让他静静地长眠吧,这也算是你们对他这个学生会会长最后的尊重。”

  “静.....静地......?我办不到,那种事情,我办不到!!”

  没有接受叶栖的建议,反而是愤怒的猛踩一脚地面的欧阳云梓这样说着。

  “只在意到了自己,而不敢去触及早已映入眼帘的事实的,身为胆小鬼的我们,没有当着所有人的面指出我们才是真正的施暴者,而他就这样承担了这样的罪名,被驱逐出学校,后来还被报仇的人活生生打死在了街头....最后还要被谩骂为「自作自受」!”

  “这些都是他,在顶下罪名后应该承担的。”

  也许是激动过头,欧阳云建差点便倒在了地上,幸亏有欧阳云梓在他旁边接住了他,并扶着他站了起来。而即使是听到欧阳云建这如同灵魂的话语,叶栖也还是没有打算退步的样子。

  “你难道想说这是他的错吗?”

  “有一半是吧”

  “你在说什么蠢话......”

  而下一秒,令我们在场的人都为之吃惊的一幕发生了,那个仅仅用最就可以制服学校里所有不听话的学生的叶栖居然动手抓起了欧阳云建的衣领。

  “不管你怎么说,你的呐喊又有什么用,欧阳云建,他已经死了,事到如今就算你喊着要挽回他的名誉,又有谁能得到救赎!?”

  “我不清楚......我不清楚啊!!但除了呐喊之外,我还能做什么?虽然无论我再怎么叫喊,也传达不到死者的耳际.....可即便如此,我——————”

  啪!

  一声巨响,响彻了整个体育馆,叶栖她.....给了欧阳云建一个响亮的耳光。

  “你有没有想过,要是他在的话,会想看到你们为他做出这种事吗?!”

  “什......么?”

  “若是他还活着的话,会希望你们为了他而去承担他早已承担过一次的罪孽吗!?无论是你,还是你们几个都给我听好了!!”

  叶栖转过头来,看向在场的好几个戴着面具的,自诩「幻魂」的高三学生。

  “他为你们顶下了罪孽,是希望你们能好好的,堂堂正正的活下去,而不是今天来将他为你们做的一切化为乌有的!!你们要是真的为他好的话,就应该连着他的份一起积极的活下去啊!!”

  “连着会长的份.....一起活下去.....”

  叶栖的一番话,让欧阳云建终于冷静了下来,在场的数位「幻魂」也都纷纷脱下了戴在脸上的白色面具,露出了那张充满苦痛的脸。

  见他们的想法终于有所变化,叶栖的语气也回到了平常时候的样子。

  “你们或许是被他给附身了吧,被那个名为「愧疚」的他的影子给束缚,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吧。”

  ..............

  ;酷"F匠网D;首H发K

  ......................

  不久后,欧阳云建像是恢复了些许体力一样,让欧阳云梓放开手,自己站了起来,面向了叶栖。

  “带我出去吧.......”

  “.......”

  “我没有选择的权利,这次的事件总得有个交代,至少在最后让我再为各位学长做最后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一个人来承担后果。”

  听到欧阳云建这么说,在场的其他学长们都不乐意了,一个个的开始指责起了欧阳云建,有的说他在这种时候还想着耍风头,有的干脆说让自己来承担,体育馆里顿时乱成了一团。

  而这时,体育馆外面教师们的声音却突然大了起来,看样子十分钟已到,他们打算要突破进来了。

  “不用在争了,马上,外面的人就会一拥而入了,届时外面的身份也就会被暴露出来,那么还不如我——————”

  “不,你要好好的按照那个人的遗愿,好好活下去啊,云建。”

  而在他们正争吵的不可开交时,我已经来到了体育馆的门前。

  “呀嘞呀嘞~一个个都这么罗里吧嗦的,吵得我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你想做什么雪天?!”

  看到我将手放在门把手上的欧阳云梓大声喊了出来,并全力朝我跑了过来,但因为距离的差距,她阻止不了我的动作。

  “在场的诸位!!给我听好了,这一次的事件,就由我,全校公认的不良学生霍雪天全权负责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