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右手残废的事实.......做到这件事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吧。

  “嗯,有这个心态就好,记住良好的心态对治疗是有帮助的。”

  刚才的主任医生刚收拾好东西,似乎是见到我之前那副装出来的精神样,也这样鼓励道。

  “你长大了啊,孩子。”

  ?酷匠Os网;◇首发At

  而这位主任医生的下一句话,瞬间引起了我,乃至是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叔叔你.....认识我吗?”

  难道他认识我?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我却对面前这个医生没有一点点印象,便只好有些诧异的如此问道。

  “啊,那天一开始看到你的时候还没认出来,今天看到你的脸,跟那个男人真是太像了,又想起来你姓霍,这才想起来了关于你的事情。”

  据这位主治医生所说,他是我父亲的旧识,跟我的父亲和母亲都有着相当深厚的友谊,只不过不知道缘分这么巧合居然在这里遇上了我。

  “呀~~记得最后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是十年前吧,你还是那么大点的小鬼头,那个时候......”

  当他提到某一件事的时候却又低沉了下来,那是关于他和我在十年前的最后一次见面,或许是考虑到了我的感受,他没有将这句话接着说下去。

  因为十年前,那一年我的母亲因病去世了,不久后,也同样是在那一年,父亲也一起离开了人世,我想医生他一定知道这件事吧。

  “不用在意的,我不会介意这种事。”

  嘛......毕竟父亲和母亲去世那么久了,就算现在再有人提起那件事我也不会再像那时一样的悲伤了,更何况医生他也没有恶意。

  “这么说起来.....你就是叶鸿文先生?”

  “哦,是葵啊。”

  正当我们都觉得有些尴尬的时候,葵姐化解了这个尴尬的局面,他们似乎也认识,便聊了起来,趁着这个时候我也能够安心地走到一边长舒了一口气。

  同时这才注意到,从刚才开始就不见人影的星晓,她现在正站在一边望着天花板,但又好像不是单纯的看着天花板发呆,也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

  回头发现葵姐和医生正聊得起劲,又很好奇星晓她在看什么,便静悄悄地走了过去,可还是引起了星晓的注意。

  “干什么变态,话说回来你的手怎么样?”

  一如既往的一开口就骂我变态,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就因为那次的事故就把我彻底定位成变态了?这么说起来她倒是让我想起来那次,在那家闹鬼的旅馆碰到的跟我年纪差不多的少女,那家伙也是一开口就叫我变态,难道我长得很像变态吗?

  但这次,她同时也询问了我右手的事情,看样子对我至少也有一点点的关心吧,不然也不会跟着来了。

  “我的右手没什么,比起这个,你在看些什么?”

  没有直接告诉她右手残废的事实,而是含糊的糊弄了过去,反过来问起了星晓正在做的事情,之间星晓又转过头去看向了天花板,那里似乎有什么吸引着她一样。

  “.......有人死了.....”

  背对着我的星晓,缓缓的说出了这样的话。

  “嘛.....毕竟是医院嘛,死人是常有的事情。”

  “为什么?”

  平常都不怎么跟我说话的星晓,今天却好像打开心扉一样,向我提出了疑问,而这也让我们之间的对话不至于这么快结束掉。

  “医院明明是救人的地方,为什么还会死那么多人?”

  面对如此奇怪而又天真的问题,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经过一番思考之后,才向面前背对着我的星晓说出了组织好的答案。

  “这个嘛.......看啊,有很多人得的病或者受的伤很严重,即使到了医院也不一定救得回来,所以才会.....”

  “是吗......”

  听到我这样一番回答,也不知道星晓是不是真的听进去了,她就这样继续仰望着天花板,因为背对着我,所以我看不清她现在的表情。

  “那变态你应该高兴啊,你受的伤没有严重会死。”

  呀......又变回原来的样子了,看来要等她真的打开心扉还得很长一段时间啊.......嘛,我对这种事也没什么兴趣。

  “那么,你为什么会问这些?”

  “.......没什么,只是想问而已——————”

  这会儿星晓终于像是看累了一样的把头低了下来,也就在这一瞬间,她看到了面前的景象。

  一个绑着双马尾的,身高矮小的小女孩站在洁白的地板上,紫色的瞳孔彰显着与她姐姐星娅同样的异样,明明无论是从外表上还是真实年龄上,都只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身上穿的也是市面上很普通的童装,长长的黑色双马尾搭配上那张有些老诚的脸却凸显出了一种成熟感。

  那是一面镜子,里面映照着的是现在站在镜子前的星晓。

  “切......”

  见到镜子里的自己的星晓,不但没有像大多数的女孩子一样摆pose,反倒是别过脑袋,轻轻地发出了一声听起来非常不爽的咂嘴声。

  就好像是在对镜子里的自己感到不满一样,我不知为何心生歹念,打算借此捉弄一下她。

  “放心吧孩子,你现在还小,等你以后长大了,无论是身高还是胸部都会发育的,就像你姐姐一样。”

  跟外表是小萝莉,内在却是十八岁少女的星娅不同,星娅的妹妹星晓可谓是真正只有七八岁的小萝莉,但她的思想却貌似比星娅更加成熟,她肯定是看到镜中的自己而不满那个矮小身材的自己吧。

  我是这么想的,所以我这么「安慰」她道,虽然现在是18岁少女的星娅,无论是身高还是胸围都跟星晓没什么差距。

  本以为她会气急败坏地追着我跑,可没想到她却仿佛没有听到一样的继续望着天花板。

  ..........

  ...................

  之后在回家的路上,从葵姐还有美樱的口中我才了解到,那个医生的名字叫作叶鸿文,不仅是我父亲的旧识,同时也是在美樱小时候病弱的时候一直负责照顾她的主治医生。

  当我在一旁和星晓说话的那段时间里,美樱也跟那位医生说了很多感谢的话。

  但是直到出了医院,走在路上我才想起来,关于那个挂着那张门牌的贵宾病房那件事,我还没问那个叶鸿文医生的。嘛,反正肯定只是巧合而已,不问也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