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星期后,葵姐接到医院的通知,说可以来的话就到医院来检查一下伤口愈合的情况,听到与我有关的话,葵姐自然是马不停蹄的就带着我来到了医院,家里的其他家庭成员自然也是一起跟了过来。

  明明我都说了我一个人没问题的。

  这次来到医院,有可能是上次是在意识模糊的情况下被送进来的,没怎么注意,直到这次来,才发现这家医院真的好大,医疗病房更是多的数不胜数。

  到柜台一问才知道那位医生现在正在其他的病房里,而那个楼层,便是我之前住的病房所在的楼层。

  这次趁着顺路,我打算仔细的看看上一次住的那种「单人间」一样的病房,说实话那个病房和以前见过的病房都不一样,感觉很特殊,应该说是更干净更安静点吧,而且傍晚采光也不错,设备也挺齐全的。

  当看到那整个病房楼道入口上见面大大的四个字后,我才知道为什么那几天住的病房那么特殊。

  「贵宾病房」

  .......越发感觉那几天提前出院是个正确的选择了,要是我继续在那里多住几天那还得花多少钱啊......

  一路走过去,发现这些「贵宾病房」都有自己的编号,我上次住的是005好房,而这些房间还有个共同点,门牌号下面都会写一个名字,只不过都是以「X(姓)XXX」的形式,也就是说只会写出住在里面的人的姓氏,之后的名字都不会写上去。

  这种特殊的贵宾病房,给人一种就好像是给谁单独设立的病房一样。

  本来见到这样的制度只会让我觉得有点新奇而已,但是在看到其中一间门牌上的「挂名牌」后,不禁诧异的双眼一瞪。

  “那个是........”

  那个姓氏,成功的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因为这个姓氏实在是太少见了,少见到,同一个地区不会两次,若是有的话......那便真的不得不让人往那方面考虑了。

  ..............

  .........................

  站在那间特殊病房前迟迟不前进的我,在葵姐的催促下,从那间病房前离开,跟上了葵姐她们。

  在那之后我们很快的找到了刚从病房里走出来的那个主治医生,他很热情的将我们领到外科办公室,准备好了简单的拆线工具,便让我解开一层一层缠在手臂上的绷带。

  本来像我这样的肌肉割伤一般需要一两个月的时间才能够完全愈合,到那时才能将缝线拆下来。但据医生所说,经过观察,发现我的恢复力比常人要强,这应该都得益于平常的锻炼的缘故。

  “好,之后记得要多做点复健动作,一开始别太用力就行,注意多休息。”

  在医生的手术下,我的右臂上巨大的伤痕上的缝线被拆了下来,一切就像原来一样,除了那一条横向将肱二头肌切割的巨大疤痕。

  “雪天,要不要试着动一下?”

  除了那条疤痕以外,右手表面上恢复的跟原来差不多,但还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它是否还能进行基本的活动。按照医生的说法,完全恢复的可能基本上是零,即使能动,活动性可能也抵不过原来的十分之一。

  也就是说动一动手指可能就是极限了。

  “哥哥,试试吧。”

  “欧尼酱,凡事要试一下才知道。”

  在葵姐提议让我试着动一下右手后,美樱和雪婷都纷纷帮我加油打气起来。

  “主人.....加油.....”

  最后在星娅的鼓励下,我鼓起勇气,开始往右臂灌输力量,经过一小段时间毫无动静的等待,右臂终于给出了一点反应,同时也带给了我一阵阵的疼痛,在右臂不断的颤抖了几秒后,它还是停了下来,这说明结果如同想的一样。

  还是无法动弹,就连动一下手指头都做不到。

  “......”

  果然恢复什么的,只是单纯的妄想而已吗.......也是啊,被军用匕首切开那么大个口子,不仅重伤到了肌肉还伤及到了手臂神经。尽管很早以前就做好了废手的觉悟.......但最后得到这样的结局果然还是不禁有一丝的悲伤吧。

  “雪天别太难过了,是妈妈不中用,才会........今后妈妈会更用心的照顾你,不会再让你受伤了。”

  “对啊哥哥,我、我以后也会尽量不给哥哥添麻烦,当然也不会在拿哥哥开玩笑了。”

  “欧尼酱,节哀顺变。”

  看样子是察觉到了我一下子变得失落的心情,一起围过来安慰我,虽然我知道她们都是一番好意,希望我能够振作,但是啊.......美樱你说的那个「尽量」是什么意思啊.......也就是还会拿我开玩笑的意思???

  哦,细思极恐。

  “)酷匠"P网a正',版/2首☆发

  “......主人....主人.......”

  这个时候才注意到身旁的星娅,她不断拉扯着我的衣服,看样子是打算让我蹲下来的意思。遵照她的意思蹲下来后.......

  “.....乖.....乖.....”

  她居然开始抚慰起我的头来,让我蹲下来是打算做这种事啊......

  虽然觉得我一个一米七几的高中男生,被这样一个看起来像是小学生一样的小萝莉摸摸头,看起来相当的丢脸,但我还是这样一直蹲了下去。

  因为感觉星娅的手,不一般的温暖,就好像是妈......啊呸,我才不会发出那样的感想嘞!!

  “谢谢你们,葵姐,美樱,雪婷,星娅,多谢你们为我担心,葵姐也不要再为这件事自责了,这都是我一手造成的。”

  我重新从地上站了起来,一脸精神的朝着葵姐她们这样说到,或许是因为不想让为我担心的她们变得更加感伤,我才会不自觉的做出这样的表情吧。

  但是心中却与表情所表达的截然不同的感情。

  “不过你们放心,你们都知道我不是那种会一直惦记着这种事的人,迟早会习惯的。”

  要是真的能适应的话......还真想早点适应啊......这只残废的右手,或许已经成为了我永远甩不掉的累赘也说不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