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宇春,在校高三学生,在考前迫于学校和家庭的压力累计了大量的压力,最终选择了对其他学生施加暴力,一次次的成功让他的胆子越来越大,普通的殴打已经无法满足他的发泄欲望。

  开始用自制的电击器和从黑市上买来的二手军刀进一步作案,但庆幸的是并没有造成太多的伤害。

  而受伤最严重的那个便是

  我

  手部的肌肉组织以及神经遭到了重伤,完全恢复已经近乎成为了不可能,就算抱着最乐观的心态来看,恢复的程度也只限于勉强能做轻微活动的程度,实际上和不能动并没有什么区别。

  把话说的直白点,就是我的右手废了。

  而对我造成这样伤害的李宇春,也被判定患有轻微的间歇性精神病而住院,实际情况貌似跟我比也好不到哪去,至少他们家里的人表现的很诚恳,该赔的也赔了,该补的营养费也补了。

  但事实上除了正常的法定赔偿金以外,在我的同意下我们拒绝了其余所有的额外赔偿,毕竟他们家的人已经疯了,在继续逼人家也没什么意义,而且.......

  也许只是感觉上吧,在医院静养的这几天,我已经渐渐的接受了右手残废的事实,心中也没有太大的怨恨,对方的态度也很诚恳,我也不想在继续追究些什么。

  不过也许这些都只是我在自欺欺人罢了也说不定。

  而现在,我正站在白咲学院的门前,踌躇着要不要趁着现在所有人都在上课,没人注视的情况下走进去。

  在我的强烈要求下,住院不到两个星期的我提前离开的医院,因为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手已经没救了那还有什么理由继续待在医院里静养?那完全是在浪费钱罢了,与其那样还不如多注意着点自己来照看或许会更好点。

  事实上我也已经申请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病假,根本没有来学院的必要,而且功课什么的也早就复习完了,至于为什么绑着绷带也要来学院的原因嘛.......

  我想只是因为想来趁着这个学期还没完来这里看看吧。

  毕竟下个月就结束了啊,我的高二生活,接下来的日子我估计就只能在家里混混度日了今天来看看也好。

  “嘛......随便走走吧。”

  难得葵姐同意让我出来走走要是错过了这次,在我的伤痊愈之前或许就再也出不来了也说不定。

  当我刚走进学院里时,便在本应空无一人的教学楼前看到了两个身影,见到这两个人我便立刻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但我的出现还是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喂!霍雪天,你小子总算来了啊!!”

  一边叫喊着一边急急忙忙的跑过来的小个子,是号称是「都市白蛇」四人组的其中之一,曾贤久,跟他一起过来的是同属一个组织的金彦满。

  而那个「都市白蛇」则是我们学院里出了名的不良团体,事实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在风纪一向优良的白咲学院里显得异常的出众罢了。

  不过说白了就是个听名字就知道是一个充满傻(消音——)的搞笑团体一般的存在罢了。

  “曾贤姬啊.....找我有何贵干?”

  “是曾贤久啊你个混蛋,才多久不见就把我的名字给忘了?!”

  我叫错名字这一件事似乎让曾贤久相当的气愤,但他又马上恢复了平静。

  “喂,比起这个,我听那个一年级的说了,你在和李宇春的对抗中右手受了重伤?”

  一年级的.......曾贤久说的应该是指欧阳云梓吧。

  “.......如你所见咯。”

  说着我用左手轻轻地抬了抬绑着绷带,用另类点的方式挂在胸前的右臂,那是已经被确诊为「无救」、「残废」了的手臂,成为了我一生的负担的我身体的一部分。

  “这么严重么喂.......什么时候才能恢复?”

  “哈?废了的手哪有什么「恢复」一说。”

  这家伙难道说是在......担心我?不可能不可能........

  “什、什么意思,你说明白点啊!?”

  “废了啊废了,永远的废了啊这只手!!”

  或许是触及到了我心中的逆鳞,我的语气开始变得有些蛮横,而被吼了的曾贤久却完全没有在意似的,又继续问我道。

  “那、那你说过要在毕业后和我单挑的事怎么办?!”

  “哈————?你撒币吗?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你怎么还记得,好好好我特么告诉你就算我少了一只右手在毕业后我照样也会好好的揍你一顿行了吧!?”

  为了防止自己的情绪变得更加激动,我甩下这样一句话后便离开了校门口,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学院的更深处。

  ............

  ......................

  “为什么在我办公室门口?”

  “我只是路过.......”

  不知怎么的,转着转着便来到了我平时最不想来的地方,叶栖那女人的办公室门前,恰巧的是刚好遇到了正买完烟回到办公室来的叶栖。

  “不过既然来了,要不要到里面坐坐?”

  “........”

  呵呵,什么「要不要到里面坐坐」,按照以前的尿性叶栖说这句话的意思也就是在说「有事找你谈谈」的意思,还特意说的那么客气........

  诶.......算了,反正我也只是到处转转打发时间,就听听她这次又打算说什么好了。

  于是我便跟着叶栖一起走进了办公室,一进来叶栖便像往常一样让我坐下,要是换做以前我一定不会照办,但这次我既不想撑面子也不想体现的自己有潇洒,便恭敬不如从命的坐了下来。

  “这次......表现非常不错。”

  “————哈?”

  这个表彰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叶栖她......在夸我?

  而且这家伙.......笑了?

  “总算觉得你也有点改变了呢,和刚入学时的那个不良学生比起来。”

  “呵,拜托,我从来就不是什么不良学生好吧。”

  至今为止来到白咲学院读书也已经有将近两年时间了,期间被叶栖这女人抓着我的把柄以「退学」为由,多次强迫我去做很多麻烦的事情,但没有一次像这样对我笑过。

  从来都只会板着长脸说「下次也要接着努力」之类的话,而这一次她不仅说我表现非常不错,而且还笑了。没有丝毫嘲讽的感觉地笑了。

  “嘛......我要做的话也是.....”

  “但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而已。”

  突然,叶栖脸色一变,说话也再次变得严肃起来,不仅是跟刚才态度的反差甚大,就连跟以前带给我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你这一次的做法太过鲁莽了,同时也没有跟科任老师做任何的交谈,现在全校的学生,包括很大一部分的教师都认为你是在与李宇春,一时不和造成的打架斗殴中受的伤。”

  “......等等,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

  “根本没有人.......赞赏你的做法,反倒是都认为,你们是在狗咬狗。”

  7酷(》匠网t首!发T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