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目击到了这样的画面,美樱却没有像以前一样大惊小怪,只是意外的普通的走出了病房,虽说有点异常......不过这样才好吧其实。

  话说刚刚美樱有说「晚饭」来着吧,也就是说从上午十点睡到了下午六点钟么......不过这样的睡眠对我来说也未尝不好啊,毕竟对于经常睡不好觉的我来说这样是再好不过了。

  只是肚子的话......倒真心饿了,相当期待美樱说的晚饭呐。

  将星娅叫醒后,便让她在病房的厕所里换好了原来的衣服,便坐在病床上等待着晚饭,虽然有一只手动不了,但晚饭还是能好好吃的吧。

  ..............

  ......................

  如我所愿的,虽然右手没法动弹,但晚饭还是吃得相当顺利,只是中途时不时的出现了一两次抽搐让我有点在意。

  毕竟看了下医生给的初步症断是肱二头肌遭到利器重伤,当时连护理医生都被吓到了,毕竟当时我的右臂还在不断的流血,就连医生看到伤口的时候也是大吃一惊,还问我到底是怎么伤成这样的。

  嘛........针也缝了,血也止住了,现在只要等伤口愈合后就好了吧,大不了最多留条伤疤呗。

  病房了除了我以外,葵姐她们也在,说是不放心我什么的.....实际上我觉得我一个人也没什么问题,而且这种被人包围的感觉还真是不一般的.....该说是让我接受不了吧。

  “.......”

  结果我也只能坐在床上发呆而已,像这样平常住在一起的家人现在全都围着我,多少让我有点尴尬。

  “咳咳,霍雪天对吧。”

  这个时候,病房的门被打开了,一个穿着白色长大褂的男人走了进来,他的手里拿着一块病例板,据说他是这家医院非常出色的外科医生,为我缝针的也是他。

  然而我只记住了他连麻药都没打就给我缝了针,十几针啊!!疼到爆炸啊!!

  一见到主治医生进来,葵姐便很快的凑了上去,在问了两句后又担心的看了看我,便和医生一起走到了外面。

  有什么事不能让我听到么.....

  “欧尼酱.....实际上————”

  “雪婷!现在还没确定的,先不要对哥哥说出来。”

  不仅是葵姐,看样子就连美樱和雪婷都瞒着我什么,而且貌似还是同一件事。

  “那啥....你们在说些什么?”

  “没什么,哥哥就继续思考人生就好!”

  思考人生是什么鬼,我明明只是在发呆而已吧,就算我刚才发呆了半个小时也不能被称作是在「思考人生」吧。

  不过看着反应......果然只是单独瞒着我一个人么......难道说和我有关?

  过了许久美樱和雪婷也还是不愿继续多说什么,我也没什么兴趣多问,终于,葵姐带着一脸愁苦跟医生一起再次走了进来。

  正打算询问葵姐她们在外面到底说了什么,但医生他却率先走到了我的病床前,看起来一脸严肃的样子。

  “刚才跟你的监护人聊了一下,还是决定把这件事告诉你。”

  怎.....怎么了突然.....

  “你右臂的肱二头肌遭到的刀伤非常的严重,恢复大概要一个月的时间,期间多注意休息.....”

  “啊,没问题。”

  还以为会说些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没想到就这点事啊,再怎么说我也不是第一次受重伤住院了,上一次住院记得应该是......将近两年前吧。

  所以说这样的事情对我来说根本就没什么好吃惊的。

  但一声下一句话却让我为了这个想法而感到后悔。

  “还有就是......你要做好右手残废的准备。”

  “!!!”

  ......残废?右手?

  “等着,这是怎么————??!”

  “医生你说的是真的吗?!上午不是说只是可能而已吗!?”

  相比起因此而震惊的说不出来话的我,妹妹美樱的反应似乎更加在意这个结果,就像是

  早都有预感了一样。

  “确实直到现在也只是可能,但伤口的深度和范围实在是太大了,而且还伤到了神经,就算伤口愈合了之后还能动也.....”

  我的手.......直到现在为止也动不了,而且还在时不时的抽搐着,原本我只是认为这只是因为刚受伤的缘故,可却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一下子被告知了这样的事实,我的思维开始变得有点乱,但我还是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我的右臂.......以后再也动不了了.....

  “我对了,我还有一件事想问你。”

  “还有什么事吗?”

  医生翻开病例单的下一页,表情变得更加严肃了起来。

  “关于你右手上大面积的烧伤留下的红色疤痕......是怎么来的?”

  “........”

  同样是关于右手的话题,而这一次提到的则是我一直没有去仔细想过的问题。有时候我也会想:这疤痕哪来的啊?

  这块伤痕第一次出现在我的记忆里是七岁那年的春天,当我注意到时,它就像噩梦一样的爬到了我的手上。

  不仅颜色深的可怕,晚上十二点还会传来阵阵的刺痛,虽然以前医生说过,这只是烧伤留下的疤痕而已,但我可从来不记得自己有被火烧过啊,而且如果留下这样的伤痕无论怎样都会记得吧。

  但我却完全没有这方面的记忆。

  “不愿回答就算了。当然你也别太悲伤了,虽然完全康复估计是不可能了,但一定程度的活动可能还能做到也说不定,记得好好休息,多补充点营养就好。”

  语重心长地说完这段话,医生便带着那份病例报告,离开了病房,只留下了被宣告右手残废的我以及我的家人。

  一旁的葵姐听到这样的噩耗伤心欲绝,已经哭成了泪人,而美樱和雪婷则是露出了从未展露的难过的表情,星娅看起来虽然没听懂的样子,但还是有些担忧的看着我。

  |K最vh新章节i)上,酷匠%y网sd

  一直靠在墙角不说话的星晓,似乎也有点震惊的看向了这边。

  “.....好啦你们就别再伤心了,没问题的,不就是废了只手嘛,我人还是好好的啊。”

  为了不让担心我的家人更加伤心难过,我尽力的笑着希望让她们好受点。然而我说出来的漂亮话,也只是连自己也不信的「谎言」罢了。

  在这个夏天,我擒住了一个将罪名怪到我身上,引发数起校园暴力事件的犯人,同时也在一个晚上,我失去了我的右手。

  永远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