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搞笑,作为这次校园暴力事件犯人的你,居然说我是犯人?你脑子进脑白金了吧?”

  说实话我听到这句话我现在就有种冲上去打他一顿的冲动,但是为了我今晚的目的,不得不放下了紧握的拳头,保持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小子就别胡说八道,而且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就是那个犯人?还有你又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总算是说到重点了么你这混蛋,好吧那我就告诉你。

  我一步步的朝着李宇春逼近,每走一步都能更近距离的看到他那张慌张的脸,这让我再一次明白这家伙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

  “这很简单,只要做些简单的调查就可以了,还有你以为你跟踪我这种事情我看不出来?”

  根据叶栖那女人所受,被害的学生对犯人唯一的描述都是体型与我相似,就这一点上我拜托叶栖对全校学生上学期的体检报告做了排查,查出了与我体型相似的人一共有大概三十几个,而其中有实力施暴的人只有不到五人而已。

  那就是今天叶栖交给我的卡片上记录的名单上的几个人。

  “至于你说的证据嘛~~~不知道你作案时用的电击器和小刀在不在你身上?”

  让我从那几个人中锁定出最终目标的原因,则是那些受害的学生有一部分是先被电击器电晕后才被施加暴力的,而有一部分还被像恶作剧一样留下了小刀刻下的痕迹。

  而恰好,其中三年级的李宇春,正是物理学的高材生之一,而且还几次做出了中小型的放电器材,电击器对他来说制作起来想必不会很难。

  “那、那种东西......”

  李宇春话音未落,我的话语便在中途打断了他。

  “当然,你可以说你根本没有那种东西,那我无话可说,但是你手上的小刀怎么解释?”

  之前在我用手电筒照到他的时候,有一瞬间反射回来了一道强烈的光,我很确定,那不是别的,正是小刀刀片反射回来的光。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虚的缘故,就在我此言一出,他便将藏在身后的到偷偷的隐藏了起来,不过这种无用功对我来说毫无作用。

  “我想你在作案过后一定会选择丢掉换一把或者是清洗吧,如果是前者,那算你聪明,如果是后者....那你就完了。”

  没给对方喘息的机会,我的嘴像连击炮一样继续不断发射着嘴炮,强而有力的声音让他根本无从还嘴。

  “沾有血迹的刀具即使是在清水冲洗过后也可以利用怒米诺反应检测出上面的血液痕迹,这也就意味着......”

  我在与之相隔不到五米的位置,望着他逐渐开始颤抖的身体,心里非常清楚,这家伙输定了。一个个的真相被我在面前揭示,至少在心理上已经被我彻底的击垮了。

  “好.....你说的貌似很有道理......但你为什么知道今晚我会来这里?”

  "更E新q最快U上◇酷匠;网

  虽然心理上已经被我彻底的击垮,但似乎还没有完全丧失理智的样子,向我最后提出了一个问题。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仅此而已。”

  在期限的三天时间里,我也并非什么都没做,而是利用学院里的网络交流平台,在上面以这几次连续暴力事件的犯人的身份大肆宣传一条犯罪预告。

  下一个准备袭击的人是:霍雪天。时间就定在三天后,也就是期限的最后一天。

  “是么....原来如此....到头来都....只是我自己一头栽进来的吗.....”

  事实上,我那一套的推理都没有任何证据,根本不能成为依据以此来抓捕犯人,可以说完全没有一点卵用的一套推理。怎么说都好,都只是推理而已,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就只是假说而已。

  而他的出现,以及身上带着刀这一点,恰好为我提供了证据,使得整套的假说变成了合理的推理。

  为此我才特意假装睡觉一直等到天黑学校里什么人都没有的时候才展开行动的。

  “好吧,我承认,那些事情确实是我干的,但是那又怎么样?”

  “吼~~此话怎讲?说来听听。”

  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他的表情再次变得自行起来,整个一副「我能反杀」的样子。

  “在场就只有你我两个人,你觉得别人会听信你的一面之词?”

  “哦,这个你不必担心。”

  先不说这里并不只有我们两个人,还有星娅她在,她可以充当证人,但对于我来说还有一样别的证据。

  “当然我也心里清楚,要是我们两个相互指证对方是犯人想要袭击自己,我肯定不会占到优势,大家肯定都会相信你。但如果我说我有从你进入体育馆开始就开始录制的手机语音呢?”

  为此我还特意将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摆在了李宇春的面前,这一次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完败。可是在他得知了一切都对他不利的现状后,却........

  以仿佛要贯穿人似的眼神瞪着跟他间隔五米不到的我,阴森地笑了............

  “呵呵....不愧是霍雪天啊,职业的混混跟我们果然不是一个层次的.....但是也别小看我了————”

  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块黑色的物体,借助月光和手电筒的光照大致可以推论那便是他作案用的电击器吧。

  “星娅,闭上眼睛,捂住耳朵!”

  回头嘱咐星娅后转过头来,便发现他拿着手中的电击器,便笔直地朝着距离只有五米的我冲来,看来这只被逼急的狗终于打算要跳墙了。

  这样近距离的冲刺攻击是显得多么的突然,同时因为他手里拿着的是电击器,只要被电到的话肯定就gameover了。但在我看来,化解这样的攻击非常简单。

  “我当然没有小瞧你,小瞧对手便注定了失败,而你————”

  我用右手直接接住了迎面而来的电击器,正当他以为计谋得逞正欢喜时,我的嘴角却露出了带有嘲讽意义的笑容,随后连着电击器和他人一起,向外扭转,他发出的阵阵痛苦的叫声在寂静的体育馆内,同时她痛苦地放开了握着电击器的左手。

  在他还没从手部的疼痛中缓和过来之时,我用力一推将他推倒在地。

  “就会因为小瞧我而惨败于此。”

  而相反之,我则是站在原地好好的,被电击器接触到的我毫发无损,因为我接住电击器的右手上带着全指手套,而手套是优质皮革制造的,也就是说是绝缘体,电击器根本伤不到我。

  “那么接下来~~我给你两个选项。一、现在乖乖的跟我到叶栖那去自首。”

  之前看到那家伙的办公室还亮着灯,虽然不知道她这个时间还在那里干嘛,但我相信现在,她一定还在办公室里吸烟消遣着。

  “第二、继续反抗,被我打惨了之后再去自首。”

  说实话我既想让他选第二点又不想,因为这混蛋居然把罪名嫁祸到我身上,简直不可饶如,这要是我不打他一顿怎能解气?但要是我打了他一顿到叶栖那又不好解释了,所以说是在是纠结啊......

  “二选一,选一个吧。”

  不论如何,还是把选择权交给他好了。

  “我才不会选呢!!”

  失去了电击器的他又从裤口袋里拿出了刚才藏进去的小刀,将刀鞘随手一扔后便指向了我,然后二话不说的冲了上来。

  “还没放弃吗?我告诉你我可是拿过枪把子的人,你这种程度的.......”

  “我可没说一定要朝着你冲啊!!!”

  “什么!?”

  李宇春这家伙没有朝着我的方向直接刺过来,而是绕过我冲向了站在门口边的.......

  “星娅!快躲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