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是崭新的一天,又一次在同以前一样的噩梦中惊醒。

  真是的明明是假期就不能让我多睡会么........

  要是在平常的话我肯定会毫不在意的从床上爬起来,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毕竟这个梦可是陪伴了我将近十年之久,早就习以为常了。

  可是这次却显得不太寻常,要说具体不寻常在哪,那便是发生的频率。

  这个内容几乎一模一样的噩梦,在这十年内每天晚上都会侵蚀我的睡眠,让我不得不每晚都在紧张中度过,可大概从去年八月末时开始,这个噩梦的出现频率便出现了「变数」。

  不再是频繁不断的来,而是隔一段时间一次,少则两三天,多则好几个星期,也多亏了这些噩梦的间歇期,才能让我在早晨起床时保持好的心情,也能心平气和的处理抱着我睡了一晚上的星娅。

  总的来说是件好事。

  只是时隔许久的这一次,感觉来的比平常更为强烈,甚至还有种被勒住脖子的窒息感.........

  “......?”

  窒息感还没有消失。

  躺在床上过了一段时间后,这种窒息感却还没有消失。为了摆脱这种窒息感而想动一动脖子,却发现动不了。

  这时才意识到,给我带来这种窒息感的罪魁祸首就在我的旁边。

  看正版c章节WO上a|酷2w匠I…网.

  “.....星娅,又是你吗?”

  睁开有些惺忪的睡眼,便看到了身旁一个被被子裹住了的圆形膨胀物,据我推测那应该就是昨晚溜进我房间里来后,钻进我被子里的星娅了,这股窒息感应该也只是她把手勒在了我的脖子上而已。

  以为是星娅所以毫无顾忌地打算推开,毕竟被这样嘞着脖子挺难受的。

  不过单论星娅睡觉时的力气,估计就算反抗也没有用吧。

  心里这样想着,用手轻轻地用力,意外的成功将勒在脖子上白嫩的手臂推开,使它离开了我的脖子。

  “唔姆......”

  像是抱怨似的声音抚过耳根,这反倒是引起了我心中的不安。因为那声音无论怎么听都不像是星娅会发出的声音。

  “唔喵......”

  哦这下就对了嘛,话说这个声音怎么感觉好像是从另一边发出来的?

  赶紧起来确认了一下,这次我明确的看到了躺在这边,身着玩偶睡衣的星娅,这一次她并没有抱着我,而是像一只猫一样蜷缩着身体躺在床上。

  那么问题来了。

  星娅在这边。

  那边那个裹在被子里的又是谁?

  试着小心翼翼地掀开了裹在那个不明物体身上的被子,看到的是一个娇嫩的小女孩。

  “.......”

  一时间说不出来话来。

  “嗯......”

  但是被掀开被子的小女孩却发出了朦胧的声音。

  她的名字叫星晓,是第二个被寄养在我家的食客,明明是比星娅小十岁之多,样貌、身高却都差不多是小学生的模样,发色也是与星娅的银发完全相反的纯黑色。

  若不是现在放下了头发看起来跟星娅还真有点相似,我想绝对不会有人会认为她们是姐妹的。

  还是隔了十岁的姐妹。

  问题在于这货为毛也在我床上?

  而且昨天晚上我明明锁了门为什么这两个家伙还能进来......穿墙术吗喂?

  “嗯........唔.....”

  不好,就在我想这些乱七八糟的时候,面前的小女孩似乎要醒来了,想想上次的那个下场.....为了防止再次被砸,我得赶紧找个掩体先.......

  “有掩体才怪啊!?”

  小女孩最终,在我的自我吐槽下,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到了面前坐在床上的我,愣是看着我愣了几秒。

  然而这几秒很快就过去了。

  “.....为、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这是我房间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

  话说这个对话......怎么感觉充满了即视感......那么按照记忆中的场景,接下来就会......

  “变态————!!”

  卧槽真的来了,那个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凳子?!我说孩子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不讲理,明明是你擅自跑到我房间里来睡在我床上的,怎么还怪在我头上?

  “我躲——”

  还好这次我早就预料到了她的行动,迅速的进行了躲闪,在躲过了少女扔过来的板凳之后,我的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星晓见自己扔过来的凳子落了把,表情开始变得不甘起来,掀起被子就打算直接冲过来对我进行肉搏攻击。

  “喂~要是起来了的话洁白的大腿可就被看光了哦~~真的好吗~~~?”

  却在我故意说出的下流话后,立即停止了掀被子的动作,双手颤抖着捏着被子,又放回了身上。

  23333333333我怎么可能在同样的地方跌倒两次?这下拿我没辙了吧小P孩儿23333333333333

  可我还没得意多久,就被脑后突如其来的神开门狠狠地撞到了脑袋,而打开门的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妹妹美樱。

  “哥哥~~该起床了哦,太阳都....晒.........”

  本意是打算来叫醒我的美樱,在看到房间里的这一幕后,便站在原地愣住了,一脸不可言喻的表情。

  现在再来重新审视一下房间里的现状。

  先是坐在床上,涨红着脸,一脸怒气的看着我,双手颤抖地捏着被子,裹在身体上的星晓。以及躺在她身后,暂时不省人事,熟睡中的星娅。

  最后便是身着一条内裤,站在门边上的我。

  “哥哥.......你......”

  “好了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你绝对误会了!!!”

  看到这样让人想入非非的场景,在加上美樱那堪比天坑的脑洞,一定会联想到异常鬼畜的东西,作为哥哥我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不是这样的哥哥,我明白的。”

  哦......你能明白吗?

  “可是哥哥,就算你再怎么饥渴,也不能对两个孩子下手啊,更何况星晓她还是个孩纸啊!!”

  我就知道你明白了个P!!根本就没有明白好吧!!

  “更重要的是居然不带上妹妹我一起玩4(哔——)!!”

  重点是这里么喂!?还有能不能别说4(哔——)这种词汇??你这丫头该让我怎么说你好......就单论你这思想龌龊的大脑我觉得就非得好好调教一番不可!!

  “话说总感觉好想拿长刀捅一捅哥哥。”

  “还请妹妹饶命!”

  捅一捅是什么意思?捅了就会死的好吧........话说回来这个强烈的即视感究竟是啥?总感觉好像哪里看过又好像不太记得......

  美樱似乎是不打算将玩笑进行到底,见我也醒了,便离开了我的房间,我才刚缓了口气,转过身来,小腹却又迎来了一记飞脚。

  “变态,你好自为之吧!”

  好自为之你妹啊......这样很疼的你造吗......

  抬头一看,发现星晓此刻正用被子裹着身体,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然后又不屑的从我身边走过,离开了我的房间,最后还不忘了将被子扔了回来,刚好落在了我的身上。

  我颤抖着的双手紧紧地握着被子,嘴角却微微上扬,露出了复仇前的笑容。

  “小丫头片子,别以为你有星娅撑着就可以为所欲为,看爷爷我怎么惩治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星夜说:

追数量马上就要超过1600啦!!!这是不是意味着有更多的人在看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