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陈永祥走到了一家台球厅后,一起走了进去,陈永祥对我说:“兄弟,好样的,哈哈,我可是拣到便宜咯!”

  “祥哥,哪里哪里,跟着你可是我的荣幸啊!”我嘿嘿笑道。

  @看#d正。p版Wl章节上DC酷$}匠、网o

  陈永祥笑骂道:“你个臭小子少拍我马屁,会不会玩台球?和我玩两盘。”

  “会一点,不是很熟练。”说完我就和陈永祥拿起了球杆,呵呵,老子在上海开台球厅的,而且小学的时候就经常玩了,不仅仅初中,高中经常玩,在部队的时候也有玩过,出来的时候也有玩过,分分钟就秒死你个傻b,哈哈哈。

  第一局,我打单数的,第一次一杆一个,第二次一杆一个,第三次逆天一杆三个,不到两分钟我就赢了,又玩了几局,陈永祥连一杆都没打到,气得他哇哇大叫直接就不玩了。

  “你就是个开挂的人。”陈永祥像个孩子一眼撇撇嘴。

  我嘿嘿笑道:“哪里,哪里是祥哥让我而已。”

  陈永祥鄙夷的看了我一眼道:“我都没打过,怎么让的你?虚伪。”

  我们两个在外面一起玩到了傍晚,然后一起去外面喝酒,吃饭的时候陈永祥就和我说道:“嘿嘿,兄弟,你有没有女朋友?”

  说到了女朋友,我的脸就暗淡了下来,我初中到高中的时候谈过一次恋爱,我的初恋长相十分漂亮,是一个超级大美女,家里很有钱很有势力,是个大家族,我还拿走了她的第一次,她不仅漂亮,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在武术方面十分厉害,会很多种内家拳,在我初二的时候她就教我形意拳了,我的形意拳就是和她学的,到了最后高三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和我分手,当时还羞辱了我一顿,被她打断了我两根肋骨,这辈子我都不会忘记她羞辱我的时候,那个时候的我特别恨她,想象过无数次我羞辱她回去的场景,后来也看淡了,不必为了她而活,反正以后也没什么交集了,所以也想通了,虽然已经不爱她了,但是想起来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一点点憎恨和悲伤。

  可能看到我脸色的变化吧,陈永祥也没继续在这个话题扯下去了,直接就转移话题问我家里有什么人之类的话,我们聊着聊着,互相都了解了起来,不知不觉中,我们拉近了关系。

  我和陈永祥就先是一见如故,聊起了以前的往事,越聊越兴奋,越聊越激动,不知不觉就大声了起来,有几个混混做在我们旁边,其中一炮头混混直接骂道:“扑领母块激(潮汕话),吵你麻痹啊!”

  我们正说得高兴呢,突然被人打断了很是不爽,而且一上来就骂妈,款且我们喝了好多酒,火气蹭的一下就上来,我和陈永祥对视一眼,直接拿起酒瓶砸向几个混混,因为喝酒的关系,扔得不是很准,我冲了上去,直接一脚踹飞了一个混混,再一拳打向那个炮头混混,他一咧嘴直接飞了出去吐了一口鲜血,陈永祥那边也解决了两个,只剩下三个混混了,其中一个混混支支吾吾的说:“这位...兄....兄弟,我是..和..许天虎混的,能...能不能给个面子放我们一马。”

  陈永祥饶有兴致的道:“哦?你们是和许天虎帮主混的,那我们就是自家兄弟了,我们是陈飞龙堂主的小弟。”

  对面的混混急忙开口道:“原来是自己人,嘿嘿,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啊!我们是高雅慧堂主的小弟。”

  高雅慧?挖槽!不会是她吧?希望不是同一个人,我祈祷着!或许是男的呢!我心里自我安慰,于是我开口道:“你们堂主是不是女的?”

  “是啊,嘿嘿,她长得可漂亮了!帮主还是她的舅舅呢呢!给你看看她照片。”混混开口笑道,说完便拿起手机给我看。

  “啊!”我啊的尖叫一声,吓了众人一跳。

  “诶,兄弟,别激动啊,她漂亮是漂亮啊,可是她这个人的脾气有点怪啊,谁娶了她谁就没好日子过,而且她不一定就看得上你,你激动也没用。”混混嘿嘿笑道。

  我想了想便说道:“那个啥,我现在有点事,我先回家去。”说完我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几个混混说道:“快送他们几个去医院吧,医疗费祥哥出,嘿嘿。”说完我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因为搞得太晚了,而且手受了点伤,所以我没有回家,直接去酒店开个房间,到了酒店后我洗了个澡,躺在床上,我只希望别在黑龙帮遇见高雅慧,我祈祷着不要遇见她,我祈祷着....接着一股睡意来袭,呼呼啦啦就睡过去了。

  ----------------------翌日清晨。

  我一大早就被该死的电话铃声吵醒了,一股无名气顿时升了起来,一接电话我就开口破骂道:“你最好有急事!”

  对方沉默了一会,接着是一阵破骂:“臭小子,你哪来的火气?敢对你老子这样说话?”

  “卧槽,爸,是你啊?嘿嘿,我不知道是你啊,别生气别生气,嘿嘿。”我贱贱的笑道。

  接着又是我爸爸的一阵破骂声:“你个臭小子昨天晚上死哪里去了?是不是又去鬼混?”

  我支支吾吾了半天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爸爸听得不耐烦了,直接说道:“行了,别废话了,你这几天伤也的差不多了,你赶紧的回来,今天去你舅舅的厂里工作,快点,限你八点三.....”

  不等我爸爸说话,我马上打断了他:“爸啊,呃那个我和几个同学找到了工作了,你就别操心了,就这样啊,再见。”也不等我爸爸说话,我就把电话挂了。

  睡了会回笼觉我就醒来了,吃了点早餐后就接到了陈永祥的电话,说今天要搞个比赛,挑能打的兄弟出来,然后弄成一个堂口,我想了想便答应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