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是我师姐就是我师姐啊。”唐峰说道:“我又没见过你,再说了,谁知道我有没有师姐啊。”

  “难道断狼没告诉你吗?”萧月茹问道。

  疑惑的看了女子一眼,唐峰疑惑的问道:“段郎?你情郎见过我?他在哪里?”没办法,唐峰听到这个称呼就想起天龙八部里面,那些美女对那姓段的称呼。

  “你……”听到唐峰的话,萧月茹知道,唐峰误会了,不得不耐着性子解释道:“就是那个教你功夫的色老头子。是断狼,他的代号。”

  “早说嘛。”唐峰松开抓住萧月茹美腿的手,说道:“老头子似乎说过,我有一个师姐的。但是没说过长这么漂亮啊!”

  “色狼,跟那色老头一个德行!”萧月茹瞪着唐峰,说道。

  看着萧月茹瞪着自己的模样,唐峰小声说道:“美女就是美女,就是生气的样子都好看!”

  萧月茹直接选择了无视唐峰的话,转身又回到了转椅上坐下,说道:“看来,这段时间,你没有好好练习师父的功法啊!”

  随意的走到萧月茹的身边,直接搬走萧月茹搭着双腿的椅子,坐下,说道:“你怎么知道?告诉你,小爷我认真着呢!你要不要测试一下啊?”唐峰说着淫荡的看着萧月茹,他知道萧月茹今天穿的是一条透明的小内内。

  看到唐峰那淫荡的表情,再联想到师门的功法,萧月茹似乎想到了什么,赶紧坐好,然后瞪着唐峰,说道:“别乱看,信不信我……”

  “你怎么?难道你觉得你打得过我吗?”唐峰嚣张的说道。

  “哼!”萧月茹不爽的哼了一声,就不再说话了。没办法,谁让师傅偏心啊,这个功法居然不传给自己,只传给了自己一些轻体的功法,然后就是医术。其他的,用师父的话来说,那就是:这些东西,你要想学啊,可以让你师弟教你。你说这是个当师傅该说的吗?

  不过虽然萧月茹没有学习师门的那些功法,但她对师门的功法一清二楚。毕竟好歹也是跟在师父身边七八年的。是以,唐峰用那种眼神看她,她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赶紧出口警告唐峰。

  看着萧月茹,唐峰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她没有自己家的钥匙,居然能够进来,这女人不简单啊!

  “哼。”萧月茹哼了一声,说道:“就你家的这破锁,闭着眼睛就弄开了,还用得着钥匙?”

  “喂喂喂,虽说我这锁很旧了,而且被老头子撬开过好几次,但是也没有那么不堪吧?”唐峰马上反对道。不过,要是真的像萧月茹说的那样,自己倒是该警惕一下,是不是换个锁啥的。这年头,安全重要。

  摆了摆手,萧月茹显然没有心思和唐峰讨论锁的问题,她来金海那也是有重要的事情的。“从今天开始,我要监督你练功,直到你的功法有所小成!”

  “那你住哪?”唐峰马上问道。以前他和老头子住的时候,都是他睡地上,老头子睡床上的。这老头子一走,他刚翻身农奴把歌唱,莫非就又得继续睡地铺?

  警惕的看了一眼萧月茹,看到萧月茹指着床,唐峰马上说道:“不行,床是我的!”

  “难道你让我一个女孩子睡地上吗?”萧月茹马上就恼了,自己怎么说也是个女孩子吧,你也不知道绅士一点?居然想让自己睡地上。

  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唐峰说道:“那要不咱们凑活凑活,一起挤挤好了?”

  “想得美!”萧月茹几乎是用吼出来的,对唐峰说道:“告诉你,最好给我老实点,要不然让你这辈子都不举!”

  惧怕的看着萧月茹,唐峰说道:“不用这么狠吧?”

  “你可以试试?”萧月茹挑衅般的拿出了一根银针在手上把玩着,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想了想自己师傅随便指点了一下的老头子都那么厉害,那这萧月茹跟在师父身边七八年,虽说功夫不行,但是人家可是学医的。医术可以救人,但是医术用来害人那也是很厉害的,唐峰可不敢真的惹恼这萧月茹了,因为那后果似乎有点不能接受,那可是不举啊!

  “那行,我睡地板,你睡床。”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唐峰一瞬间考虑清楚了现在的情况,马上就做出了最正确的决定。把床让出去吧,万一不举了,那自己这辈子活着得少多少乐趣啊?为了解救万千少女,忍了吧。唐峰心中对自己安慰道。心里早已经把萧月茹OOXX一百遍了。

  “这还差不多,去练功吧。”萧月茹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把唐峰的眼睛都看直了。不过萧月茹美目瞪了他一下,唐峰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朝着裆部捂去。没办法,他怕啊,哪个男人能接受自己不举啊?

  看唐峰那动作,萧月茹暗暗呸了一声,说道:“和那色老头如出一辙,真怀疑当初师父怎么会让他来教你。”

  “其实我比他好一些的,老头子那是上到八十,下到八岁都不放过,我比他好一些,我一般只选青春靓丽的美少女,就像师姐你这样的。”唐峰满脸淫笑的看着萧月茹,说道。

  不知道萧月茹从哪里变出一根银针,看着银针,萧月茹说道:“你说我这么远的距离,能不能扎到你?”

  “喂喂喂,有话好好说。”唐峰赶紧说道,在没有摸清楚萧月茹实力之前,还是先不要惹怒她为好,万一给自己弄了个不举呢?她可没说还能治回去的。

  “练功去!”萧月茹对唐峰说道,然后朝着床上躺下去。但是,没有一秒,萧月茹就大喊着从床上爬起来了。

  看着萧月茹,唐峰疑惑的问道:“怎么了?你被虫子咬了?这屋里也没听说有虫子啊。最多有个蚊子什么的。”

  “你说,这被子、床单多久没洗了?”萧月茹指着床,大声的问道。萧月茹本来想躺着休息一会儿的,但是刚一躺下,闻到那味道,她实在是受不了了。

  听萧月茹问,唐峰仔细的考虑着,说道:“让我想一想,差不多有两个月了吧,你也知道的,老头子那个人比较懒嘛。”

  “真受不了你们。”萧月茹说着,又走回转椅上坐下,说道:“明天把床单被罩洗了,听到了吗?”

  “我要上课!”唐峰大声的说道:“虽说你是我师姐,但是我也没有伺候你的义务吧,要洗你自己洗。”

  “你……”萧月茹指着唐峰,恨恨的说道:“你给我等着!”说完,就转身朝着浴室走去,刚刚躺了一下,不知道是疑心还是什么,萧月茹的身上痒痒的,还是去洗个澡好了。

  萧月茹进了浴室,唐峰虽说十分的想看看美人出浴的样子,但是还是忍住了,这样做显得自己多道德败坏啊。自己怎么也是个五有青年不是。

  为了强迫自己不去想萧月茹洗澡的场景,唐峰开始练功起来。

  萧月茹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看到唐峰在练功,这倒是让她吃了一惊,原本想着以唐峰的性格,怎么也要看一会儿的吧,而且萧月茹也做好了被他看的准备,谁让师门有那个该死的规定呢?

  但是,唐峰的做法,却是十分的出乎她的意料。看来,自己还是有点小看了他啊。萧月茹从衣柜里面找出了唐峰的两件宽松的衣服,撤掉浴巾,开始穿衣服起来。这场景要是让唐峰看到,不知道他会不会流鼻血呢?

  这次萧月茹来的急,连换洗的衣服都没带,没办法,现在暂时只能拿唐峰的衣服凑活一下了。虽然这样有些不好,但是也没有其他的办法。总不能穿着那身换下来的衣服吧?

  这次修炼,对唐峰来说,是最认真的一次,也是运行功法周天最多的一次,足足36周天,唐峰才睁开眼睛,呼出一口浊气。他明显的感觉自己的功法又进步了不少。

  #0最新\A章、节)D上%酷&匠、网…\

  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唐峰看了一眼坐在转椅上已经睡着的萧月茹:这小妞居然穿自己的T恤!那T恤下摆盖不住的雪白大腿,倒是让唐峰一饱眼福了。

  因为今天在路上和几个绑匪打了一架的缘故,唐峰准备洗个澡再去睡觉。当他走进浴室的时候,看到萧月茹的衣服此时正挂在浴室里面,那透明的小内内,此时正在他的眼前晃悠着。

  看了一眼小内内,又看了一眼萧月茹,唐峰想到:她不会是真空的吧?自己家里可没有女人的衣服,而萧月茹的衣服都挂在这里。想到这里,唐峰真想一窥究竟。但是犹豫再三,他还是忍住了,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太无耻了。

  “只看一眼,就看一眼。”唐峰心中不断的做着斗争,到底是看还是不看?

  “看吧,反正她又不知道,再说了,她又不会损失什么。”心中一个声音这么对唐峰说道,但是马上一个声音又说道:“唐峰你怎么这么没志气,就算要看,那也得是她主动脱了给你看啊!”

  “就一眼,真的只看一眼。”唐峰像是在安慰自己似的,然后功力几乎是不由自主的集中在了眼睛上,然后朝着萧月茹看去。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但是很显然,他想多了,萧月茹已经睡熟了。

  当唐峰真的看到的时候,忍不住小声的喊了一句:“靠,白虎!我说刚刚看的时候,觉得哪里不对劲呢,原来是这个样子。”强忍着再看下去的冲动,唐峰逼迫自己朝着浴室走去,然后快速的脱掉衣服,洗了个凉水澡,没办法,小唐峰一个劲的抗议,必须洗个凉水澡,让他冷静冷静才行。可是洗澡的时候,唐峰总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刚刚看到的那一幕,而小唐峰一个劲的耀武扬威,丝毫没有偃旗息鼓的意思。最终唐峰不得不请出五指姑娘,才让小唐峰安静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